韩凭_百度百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4日

  断根汗青记实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汗青上的今天

  百科冷学问

  秒懂星讲堂

  秒懂大师说

  秒懂看瓦特

  秒懂五千年

  秒懂全视界

  数字博物馆

  查看我的珍藏

  [hán píng]

  韩凭,亦作韩冯、韩朋。战国期间人。

  东周战国时,宋康王见舍人韩凭的老婆何贞夫貌美,就把何氏并吞过来,为此韩凭佳耦双双殉情他杀。宋康王发怒,不让韩凭佳耦葬在一路,让他们的坟墓遥遥相望。后来,就有两棵大梓树别离从两座坟墓的端头长出来,十天之内就长得有一抱粗。两棵树树干弯曲,互相接近,根在地下订交,树枝在上面交织。又有一雌一雄两只鸳鸯,长时在树上歇息,迟早都不分开,交颈悲鸣,惨痛的声音打动人。宋国人都为这啼声而悲衷,称这种树为“相思树”。说这种鸳鸯鸟就是韩凭佳耦精魂变成的。

  现在还有韩凭城。韩妻何氏所作的歌谣《乌鹊歌》《青陵台歌》至今还在这里传播。

  韩冯、韩朋

  东周战国期间

  宋人(华夏族)

  贞行与文才

  战国期间,宋康王的舍人韩凭,娶何贞夫为妻。何氏貌美,宋

  韩凭妻何贞夫

  康王把何氏夺过来。韩凭心怀仇恨,宋康王把他囚禁起来,并科罪判韩凭服城旦这种苦刑,让韩凭帮着建筑青陵台。韩凭暗地里托人给老婆带了封信,韩妻何氏保留了韩凭的信,信中居心使语句的寄义盘曲明显,信中说:“久雨不止,河洪流深,太阳照见我的心。”不久宋康王获得这封信,把信给亲信臣子看,亲信臣子中没有人能注释信中的意义。臣苏贺回覆说:“久雨而不止,是说心中愁思不止;河洪流深,是指持久两人不得往来;太阳照见心,是心里曾经确定死的志向。”不久韩凭就他杀了。

  韩妻于是黑暗使本人的衣服朽烂。宋康王和何氏一路登上高台,韩妻何氏于是从台上往下跳他杀;宋康王的侍从想拉住她,由于衣服曾经朽烂,经不住手拉,何氏他杀而死。韩妻何氏在衣带上写下的遗书说:“王以我生为好,我以死去为好,但愿把我的骸骨赐给韩凭,让我们两人合葬。”

  宋康王发怒,不听从韩妻何氏的请求,使韩凭佳耦同里之人安葬他们,让他们的坟墓遥遥相望。宋康王说:“你们佳耦相爱不止,假如能使坟墓合起来,那我就不再阻挠你们。”很短时间内,就有两棵大梓树别离从两座坟墓的端头长出来,十天之内就长得有一抱粗。两棵树树干弯曲,互相接近,根在地下订交,树枝在上面交织。又有一雌一雄两只鸳鸯,长时在树上歇息,迟早都不分开,交颈悲鸣,惨痛的声音打动人。宋国人都为这啼声而悲哀,于是称这种树为相思树。相思的说法,就从这儿起头。鸳鸯鸟就是韩凭佳耦精魂变成的。

  至今商丘睢阳还有韩凭城。韩妻何氏所作的歌谣《乌鹊歌》和《青陵台歌》至今还在这里传播。

  晋朝干宝所著《搜神记》卷十一。唐朝李冗所著《独异志》卷中﹑唐朝刘恂所著《岭表录异》卷中引此作韩朋,《艺文类聚》卷九二引三国魏文帝所著《列异传》﹑《法苑珠林》卷三六引晋朝干宝《搜神记》作韩冯。后用为男女相爱﹑存亡不渝的典故。其后,刘恂《岭表录异》记实了唐人由韩凭佳耦故事附会出的一种新禽鸟——韩朋鸟。

  大众文学所记韩凭佳耦事,以唐代俗赋《韩朋赋》为代表,它内容繁复,情节瑰异,文字浅近,充实表示出大众文学的创作特色。故事梗概是贤士韩朋仕宋,三年不归,妻贞夫思夫而寄书。朋得书心悲,不慎为宋王所得。宋王爱其文美,遣梁伯敲诈贞夫入宫,立之为后。贞夫不改其志,宋王囚禁韩朋,使筑青陵台。贞夫往清陵台见到韩朋,裂裙裾作书,射到台下。朋得书他杀,贞夫求王以礼葬之。葬日,贞夫以苦酒浸衣,自投圹中。宋王遣使觅之不获,惟见青白二石。别离埋于道之工具,各生桂树、梧桐,枝叶订交为韩朋树。王伐之,二札落水,化为双鸳鸯飞去。王得其一羽,以之拂颈,其头自落。未之三年,宋国亦灭之。《韩朋赋》合适民间故事多生枝节、报应不爽的形式,虽与《搜神记》有良多差别,然底子出于一个故事,则是无可回嘴的。容肇祖《敦煌本〈韩朋赋〉考》认为:从《韩朋赋》的内容去考据,可定为不是因《搜神记》的记录而发生,并且《韩朋赋》为间接俭朴的论述民间传说的作品。从音韵去考据,可定为初唐以前,或为晋至萧梁间的作品。

  韩凭佳耦故事的奇迹,最早见于记录仅有《搜神记》“今睢阳韩凭城”一处,位于河南商丘南。可是郦道元《水经注》说“睢水东过睢阳县南”,没有说及韩凭城,或者由于是民间的称呼,故不著录。但说“睢阳曲池东又有一台,世谓之清泠台”,与《韩朋赋》“清陵台”、《独异志》“青凌台”比照,可见清泠台是由青陵台所递变来的。儿女所说韩凭故事奇迹,较多集中在青陵台、韩凭冢、韩凭妻墓等三处。

  晋袁山松郡国志》初次具体提到“郓州须昌县犀丘城”有青陵台(《承平广记》卷一七八),即山东东平县西北,但东平县不属于宋国,而属鲁国所辖,故不成托。

  韩凭冢奇迹首见于《承平寰宇记》卷十四济州郓城县(今山东郓城)条下,晚明李贤等修的《明一统志》卷二十六、陆应阳《广舆记》卷六(清蔡方炳《增订广舆记》同)、钟惺《名媛诗归》、彭大翼《山堂肆考》商集卷四十六、冯梦龙《情史》卷十一等亦对此有所记录,但都说是在河南开封,开封在战国时代是魏国的都城,故不成托。

  唐朝诗人李白游商丘青陵台时曾写下《白头吟》诗一首,有“古来满意不相负,只今惟见青陵台”诗句。

  唐朝诗人储嗣宗游商丘时写下《宋州月夜感怀》:“孤单青陵台上月,秋风满树鹊南飞。”

  唐朝诗人李商隐作《蜂诗》:“青陵粉蝶休离恨,长定相逢二月中。”(《全唐诗》卷539)

  李商隐作《青陵台》:“青陵台畔日光斜,万古贞魂倚暮霞。”(《全唐诗》卷539)

  唐朝诗人白居易在《长恨歌》中写下:“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海枯石烂有穷尽,此恨绵绵无绝期。”青陵台伴跟着“相思”的传说就如许在海表里传播开来,成为华夏民族以及日本和东南亚都妇孺皆知的传说故事。

  韩凭佳耦故事是中国古代民间发生较早的一个存亡相许的恋爱悲剧,历代文人亦多有记录此事者。一般来说,文人们的赋咏谈论,下笔时几多会受时代思潮与个情面感的摆布,在成心无意之间插手很多附会和夸饰,韩凭佳耦故事也是如斯。也正由于如斯,我们能够通过韩凭佳耦故事的流变来管窥时代思潮,领会文人旨趣。

  关于韩凭佳耦故事的最早文字记录是《列异传》,该书已佚,其所记韩凭佳耦事残存于《艺文类聚》卷九十二“鸳鸯”门中。因为《列异传》多记汉代以来的事,故能够证明韩凭佳耦故事于汉代就已普遍传播。至晋代干宝《搜神记》,对这一恋爱悲剧的记录就比力完整了。

  《搜神记》所记韩凭佳耦事与《列异传》比拟,添加了“密遗凭书”、“阴腐其衣”、身后化为相思树的细节,并附会出韩凭城奇迹,韩凭妻也从无名氏转化成出名氏。而据文中最初一句“其歌谣至今犹存”,可知干宝所记韩凭佳耦事是根据民间传播的歌谣而来。可见,韩凭佳耦故事在其时的影响是遍及而长远的。虽然如斯,南朝时韩凭佳耦故事另有分歧版本,如《稽神异苑》所引《搜神记》韩凭佳耦事在细节上就与他书颇有分歧:韩冯妻为晋康王所夺,韩冯与老婆一病死一投隧。这种名字上(如韩凭、韩朋、韩冯、晋康王、宋康王)、情节上(灭亡体例)的些微差别,恰是韩凭佳耦故事出自民间的又一佐证。韩凭为战国人氏,其故事口耳相传,在传播过程中发生变异是天然而然的。此外,韩凭佳耦故事中的韩凭、宋康王与《史记》所载的韩冯、宋康王在身份和时代布景上有相吻合之处(1)(PP.656-660),能够认为是附会古事生发而来,这也恰是大众文学常用的展开故事的手法。

  综上所述,到唐代为止对韩凭佳耦故事的记录,无论大众文学仍是文人文学,其主题都是比力真诚与纯朴的,即都以称道韩凭佳耦之间的坚毅恋爱、控告以宋康王为代表的统治阶层的仗势渔色的恶行为主。宋代以降,《搜神记》、《韩朋赋》所记录的韩凭佳耦故事为后世文人普遍化用,但文学性、虚构性则逐步加强了,不只在故事主干上添加了青陵台、化鸳鸯、化蝶、《青陵台歌》、《乌鹊歌》等枝叶,并且韩凭妻的抽象也由薄弱到丰满,从一个无名的固执于恋爱的女子变成善作歌名志的才女,表示出分歧于大众文学的文人旨趣。下文试从三个情节单位的衍化变形上去调查韩凭佳耦的演变过程,并简单阐发其缘由。

  韩凭佳耦故事在晚期传播过程中,结局都是化为枝体订交的相思树,树上有双鸳鸯。鸳鸯,因为配头期间雌雄形影不离,前人误认为是终身相匹之禽,如晋崔豹《古今注·鸟兽》就记录鸳鸯“雌雄未尝相离,人得其一,则一思而至死,故曰匹鸟”,因而多将其用为情侣与恋爱忠贞不贰的意味。韩凭佳耦故事中呈现鸳鸯交颈悲鸣的情节就是这种意味手法的使用。

  唐代韩凭佳耦故事逐步呈现化树、化鸳鸯两种分歧的结局。化树类结局以段公路《北户录》为代表,为交待相思树的来历,卷三《相思子蔓》以动物传说的形式著录了韩凭佳耦身后化树事。其后,刘恂《岭表录异》记实了唐人由韩凭佳耦故事附会出的一种新禽鸟———韩朋鸟:

  有鸟如鸳鸯,恒栖其树,朝暮悲鸣。南人谓此禽即韩朋佳耦之精魂,故以韩氏名之(5)。这里将“韩朋鸟”视为韩凭佳耦精魂所化,表白故事结局已由化树向化鸟改变,而且这种精魂不灭、存亡相随的表示体例更缔造了后来“梁山伯祝英台”一类故事的母型。值得一提的是《韩朋赋》在化鸟结局上更进一步,添加了“化为鸳鸯飞去”的情节,间接将以往“恒栖树上”的鸳鸯视为韩凭佳耦的精魂。唐代,韩凭佳耦身后化为鸳鸯的故事大约极为通行,“韩凭”在很多诗文作品中以至成为了鸳鸯的代称,如李贺《恼公》诗、王初《青帝》《即夕》诗、温庭筠《会昌丙寅丰岁歌》都间接将鸳鸯称为“韩凭”。宋代温革《琐碎录》(《永乐大典》卷14537)和曾慥《类说》卷二十三《物类相感志》,也都采用了“化为鸳鸯飞去”的结局。

  这种从化树到化鸳鸯的改变可能更进一步刺激了文人的想象,并慢慢与梁祝化蝶故事夹杂在一路,递变为双舞双飞的蝴蝶。李商隐《青陵台》、《蜂》、《蝇蝶鸡麝鸾凤等成篇》等诗初次咏韩凭事提到了蝴蝶,可是因为诗句本身供给的消息无限,我们并不克不及必定这时已有了化蝶的结局,由于这也可能是诗人凭吊奇迹时只见蛱蝶、未见鸳鸯而作出的浪漫的想象。非论实在环境若何,其后化蝶情节却愈演愈烈。宋乐史《承平寰宇记》卷十四记录韩凭妻“自投台下,摆布揽之,著手化为蝶”,这里所云的韩凭妻衣裳破裂化为蝴蝶,与韩凭佳耦死魂化为鸳鸯,犹为二事。至王安石《蝶》诗,则以韩凭妻化为蝶:翅轻于粉薄于缯,长被花牵不自胜。若信庄周尚非梦,岂能投死为韩凭?

  从《承平寰宇记》的衣裳破裂如蝴蝶纷飞到王安石《蝶》诗的韩凭妻化蝶,化蝶与化鸳鸯已仿佛成并驾齐驱之势,宋杨齐贤注李白《白头吟》则分析化蝶与化鸳鸯二说:宿夕文木生坟,有鸳鸯栖其上,音声动人,化为蝴蝶。

  到明彭大翼《山堂肆考》羽集卷三十四乃云:俗传大蝶必成双,乃梁山伯祝英台之魂,又云韩凭佳耦之魂,皆不成晓。李义山诗:“青陵台畔日光斜,万古贞魂倚暮霞。莫讶韩凭为蛱蝶,等闲飞上别枝花。”

  由上述引文亦可知李商隐诗实是化蝶一说的前导发轫。到明代韩凭佳耦化蝶之说已作为成说进入了处所志的记录,如清代《封邱县志》卷六记录:有鸳鸯鸟各一,恒栖树上,旦夕悲鸣。人谓即韩凭佳耦之精魄。后化为双蝴蝶飞去。

  至于形成这种改变的缘由约有以下三种可能。

  第一,民间故事的模子里,凡是恋爱的悲剧,由于各种现世人生的阻隔结局不克不及完美的,末端每有化草木而交柯、化鸳鸯而交颈的想象,将其视为精诚凝结所致,以证明至情是六合不克不及违、存亡不克不及间、鬼神不克不及问的。例如《承平广记》卷三八九另有“比肩人”、“共枕树”如许雷同的化树传说风闻。此外,韩凭佳耦故事结局后来也呈现了化蝶之外的说法:明天然痴叟《石点头·玉箫女再世玉环缘》入话有“韩朋佳耦,死为比翼鸟”;清张贵胜《遣愁集》卷四说及韩凭佳耦有“人谓其在天为比翼鸟,在地为连理枝,在花为并蒂莲,在水为比目鱼”之语。以上各种意象的配合之处是成双成对呈现,相互之间是慎密相连、密不成分的。可见,对于民间故事来说,主要的是意象所传达的寄义而非意象本身。据此,我们大概能够做出斗胆猜测,宋代之后跟着梁山伯祝英台故事传播渐广,蝴蝶意象也具有上述寄义了,且因为韩凭佳耦故事与梁祝故事在主题上的类似性,二者逐步有互相融合趋向。

  第二,宋代之后,文人心态趋于内敛,对于世事贫乏晋人的狂狷、唐人的豪宕。如许的心态之下,蝴蝶相对于鸳鸯来说,大概是更合适逻辑的选择。鸳鸯虽善飞,但倒底是水禽,是歇息在水滨江边的。在中国古代的文学作品中,多的是“鸳鸯于飞,肃肃其羽。朝游高原,夕宿兰渚”(魏嵇康《赠兄秀才入军十八首》)和“朝飞绿岸,夕归丹屿”(梁萧纲《鸳鸯赋》)的描写,至于鸳鸯栖在树上的记述,却仅有韩凭佳耦故事和焦仲卿妻故事等寥寥几例罢了;而且鸳鸯在北方不是一种常见的动物,因而从唐代起头,曾经起头有报酬此提出更为合适的说法。如《岭表录异》说“有鸟如鸳鸯”,定名为“韩朋鸟”,其后诸书在著录韩凭佳耦故事时,虽未采用“韩朋鸟”这一新名词,但在遣词用字上也十分隆重,大都说“有鸟如鸳鸯”。这种由夸张到求实的细微改变,是文人心态变化的一种折射。

  第三,与鸳鸯比拟,蝴蝶更为遍及和常见,在故事的传播中不受地区的限制。此外,前人不睬解蝴蝶的蜕变过程,对蝴蝶的认识有很是迷信的一面,本来就有“化蝶”之说。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总结各类化蝶之说道:《古今注》谓橘蠹化蝶,《尔雅》翼谓菜虫化蝶,《列子》谓乌足之叶化蝶,《埤雅》谓蔬菜化蝶,《酉阳杂俎》谓百合花化蝶,《北户录》谓树叶化蝶,《丹青别史》谓彩裙化蝶,皆各据其所见者而言尔。

  也就是说,前人认为蝴蝶是变幻而来的。从这层考虑出发,用化蝶取代化鸳鸯,也许更切近精魂变幻的本色。

  第四,蝴蝶意象在中国文人心中具有更为复杂的审美寄义,化蝶比化鸳鸯能传达出更丰硕的内涵。自《庄子·齐物论》记庄周梦蝶,有“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等语之后,文人便常用此典咏蝶以表示人生若梦,如“虽言梦蝴蝶,定自非庄周”(庾信《拟咏怀》)、“庄周晓梦迷蝴蝶望帝春情托杜鹃”(李商隐《锦瑟》)。因而,韩凭佳耦之魂化为蝴蝶的结局,能暗示出这现实上是一场不成能实现的夸姣梦幻,比化为鸳鸯的结局更能深刻揭示呈现实的残酷性,也就更富予悲剧意义和悲剧美。除此之外,细细分解庄周“化”蝶的意蕴,还能够发觉蝴蝶既是人的天然化,也是天然的人化和社会化。在这种境地中,天然与人统一,人之生命即天然之生命,是中国文人在天人合一、天然与人心灵冥合的境地中所达到的最高审美境地。从这种深层审好心义上去理解,韩凭佳耦身后精魂化为蝴蝶,便还意味着生命的超越,意味着生生不息的生命过程的延续、其恋爱之坚毅夸姣永不用逝。

  贞行与文才

  宋代之前,韩凭佳耦故事的著录集中在情节成长上,故事的常碰头貌是宋王捕韩凭筑青陵台,韩凭他杀继配投台而死,凸起表示韩凭妻的伶俐机智及她在恋爱上的矢志不移,而不特重视于贞节,如六朝时的《郡国志》和《稽神异苑》都有“宋王纳韩凭之妻”和“以韩冯妻美纳之”的文字,唐代诸书虽未间接提及“纳”字,但夺妻和王与之登台的情节传达出的消息也距此不远,《韩朋赋》以至明言贞夫入宫,宋王立之为后。宋元以降,以宋路振《九国志》的记录为肇端,文人在著录韩凭佳耦事时着眼点起头集中在韩凭妻的贞行与文才上。

  《九国志》记韩凭佳耦事与前此诸书颇有分歧:

  韩冯,战国时为宋康王舍人,妻何氏美。王欲之,捕舍人筑青陵台,何氏作《乌鹊歌》以见志,遂自缢死:“南山有乌,北山安排;乌自高飞,罗当何如?乌鹊双飞,不乐凤凰;妾是庶人,不乐宋王。”

  这里有两个较着的改变:(1)从“王欲之”与“遂自缢死”的上下文来看,韩凭妻的洁白得以保全。(2)初次呈现了作诗见志的情节。这两处改动获得了后世文人的共识。为旌扬韩凭妻的贞行,宋代杨齐贤注李白《白头吟》时更自出异辞将情节成长先后次序调整为:王欲之,捕韩凭筑青陵台→何作诗见志→自缢→韩亦死,变成了韩凭妻先他杀。无独有偶,明张之象《彤管新编》亦采用了这一情节挨次,这些都申明宋世之后的文人起头渐重妇人的贞节。作为贞行的弥补,韩凭妻的文才——作诗见志也起头尤为文人所津津乐道。

  唐以前关于韩凭佳耦故事的记录中,仅有《搜神记》的“其歌谣至今犹存”算是暗示了有论述韩凭佳耦故事的民间歌谣。《韩朋赋》里呈现的八句简单易记、意味古朴的诗,即贞夫与韩朋书中的“南山有乌,北山安排,乌自高飞,罗当何如”四句,以及贞夫答宋王之语的“燕雀群飞,不乐凤凰,妾是庶人之妻,不乐宋王”四句,则被《九国志》冠之以《乌鹊歌》之名,且为求标题问题与内容贴切,作了字句上的润色,“著作权”也归到了韩凭妻名下。宋王存《九域志》、元林坤《诚斋杂记》、明冯惟讷《古诗纪》、梅国运《古乐苑》和《皇霸文纪》、钟惺《名媛诗归》、麻三衡《古逸诗载》、《情史》、《明一统志》、清沈德潜《古诗源》、顿时巘《诗法火得》、杜文澜《古谣谚》等都保留了作《乌鹊歌》见志的情节,但在具体内容上则有八句与四句之别,四句的《乌鹊歌》始自《诚斋杂记》,专指“乌鹊双飞”等后四句。因为后四句出格贴题,“南山有乌”等前四句便慢慢成为无题的“单行本”,到明代杨慎《大雅逸篇》初次名之以《青陵台歌》,并将“其雨淫淫”三句定名为《韩凭妻答夫歌》。可见,所谓《青陵台歌》、《乌鹊歌》、《韩凭妻答夫歌》,皆是用“新题”套“陈言”,无甚新意。然而,这些诗句被从头定名之后,宋元以降的文人却都很是乐于称引之,著录体例或如冯惟讷《古诗纪》,以诗系事,将韩凭事作为题解录入;或如钟惺《名媛诗归》,以人系事,将韩凭事作为古逸诗作者“韩凭妻何氏”的生平事迹加以引见。如许一来,与诗作的著录比拟,韩凭佳耦故事本身反而退居到了一个比力次要的地位,因此文人在论述之时也不太重视故工作节成长的先后和最终结局,故事的遍及面貌也就变成了:康王筑台望韩凭妻,妻作诗见志,遂自缢;提及或不提及韩凭的沦为阶下囚与他杀。可见,宋元以降,特别是明清两代文人特重韩凭妻的诗才,而且通过作诗见志和自缢情节次序的细微改动,凸起了韩凭妻性格中抗暴、贞烈的一面。如许,韩凭妻的抽象也就无形中具有了烈妇的特质了,正如冯梦龙《过青陵台有感》所说: 韩凭佳耦两鸳鸯,千古情魂事可伤。莫道威强能夺志,妇人执情抗君王。

  因而,《封邱县志》记录韩凭佳耦事归入卷六“人物”类“贞烈”门下,并于卷二“奇迹”中生出“息氏墓”如许的雷同贞节碑坊的奇迹,清刘开《广列女传》也于卷十三“烈妇”门收录了韩凭佳耦故事,并作颂曰:“投台拒桀,千载流芳。神生连理,义感鸳鸯。”

  从上述阐发能够看出,《青陵台歌》、《乌鹊歌》在文人世的流行和文人们对韩凭妻贞烈的讴歌是分不开的,特别是明清文人很是乐于将韩凭妻视为一个德才兼备的抱负女性。笔者认为,这种现象与明清之际的贞节观、才女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第一,宋元当前因为程朱理学的影响,贞节观慢慢深切人心,到明清两代,因为“一女不事二夫”、“妇无二夫”(杜范《杜献清公集》卷十七《跋蔡夫人墓铭》)的贞节观获得了最普遍的宣扬和传布,世人对韩凭佳耦故事的认识也有了新的角度。韩凭妻的为情生、为情死,看在明清人眼中,无疑是最佳的烈妇样本,意义正如《名媛诗归》在《答夫歌》下的评论所说是“败尽千古声色中骄马令势力之兴,悲伤中快事”。文人对韩凭佳耦故事的认知也就更多地逗留在道德伦理价值的层面上。

  第二,中国保守文人从来重才学,且从六朝之后就成长出了一套才女观,认为抱负之女性除了美德之外还须具有诗才。明末清初,以李贽为首的思惟家鼎力批判“女子无才即是德”的保守道德观,以钱谦益为首的文坛魁首也死力褒扬女子之才,还特在《列朝诗集》中设“香奁”一门,这些都使得明末清初构成了一股才女崇敬风气。文人们编纂了各类各样的妇选集,不只汇集现代的作品,并且乐于对过去丢失的女性文本进行考古。例现在天我们能见到较完整的《李清照集》,就多应归功于明清文人的辑佚工作。在这种才女观的影响下,文人们在韩凭佳耦故事的传承中抓住作诗见志的情节不竭生发,也就是天然而然的了,《名媛诗归》对韩凭妻诗的编选可谓是最佳之佐证。

  第三,明中叶朝政日见陈旧迂腐,根除弊政、复兴国度的呼声渐高。与此相关,明中期的文学针对前期文学以宋报酬典型的立场与浮靡文风,为了脱节程朱理学、官方政治对文学的约制,倡导“复古”和标榜“古文辞”,追求文学中天然实在的感情表示。在诗歌上,以李梦阳何景明李攀龙王世贞为代表的前后七子,死力推崇汉魏的古体诗与盛唐的近体诗。在这种复古主义风气的影响下,因为《青陵台歌》和《乌鹊歌》时代甚古,士医生颇乐于称引这二首诗,出于收集古逸诗之目标,将其引入了各类诗歌著作傍边。

  韩凭佳耦故事在古代有普遍影响,除诗文、小说之外,戏曲傍边另有元杂剧《列女青陵台》(庾吉甫撰)和明传奇《十义记》。前者今已亡佚,内容若何不得而知。后者据《曲海总目撮要》可知是借用韩凭佳耦事,凭空结撰。今天,韩凭佳耦故事并不为人耳熟能详,但在处所戏曲傍边,另有川剧《青陵台》(亦称《鸳鸯》)、新编越剧的《相思树》、评剧的《青陵台》(亦称《青陵化蝶》),皆是按照韩凭佳耦故事编写和表演的。

  《搜神记》原书已亡佚,今通行本《搜神记》为明末胡震亨辑刻

  而成。该书所记韩凭佳耦事佚文见于《艺文类聚》卷四十、《法苑珠林》卷二十七(百卷本)、《独异志》卷中、《北户录》卷三、《岭表录异》卷中及《承平御览》卷五五九及卷九二五、《海录碎事》卷二十二上、《记纂渊海》卷九十七、《古今事文类聚》卷四十六、《古今合璧事类备要》卷六十八、《承平寰宇记》卷一四,诸书所引文字多有歧异,此中以唐释道世《法苑珠林》卷二十七感应缘中保留最为完整。

  《稽神异苑》首见于南宋晁公武《郡斋读书志》著录和曾《类说》摘录。撰人已不成考,有南齐焦度、晚唐焦璐等说,晁氏认为或是焦璐《穷奥秘苑》之误。李剑国先生在《唐五代志怪传奇叙录》中认为从书中记事来看,当是梁、陈间报酬之。今存从《类说》、《吴郡志》、《施注苏诗》、《永乐大典》辑出的28条佚文。韩凭佳耦事见于《永乐大典》卷1453。

  秦志所记韩凭妻墓为“韩凭妻何氏墓”,与前二志“韩冯妻息氏墓”分歧,这是韩凭佳耦名氏在传播中的歧同性的表示。韩凭妻“息氏”的说法,容肇祖在《敦煌本〈韩朋赋〉考》中认为起于明代,疑来自高信的《青陵台诗》。详见《敦煌变文论文录》,654-655页。

  关于明清女书的刊成及贞烈的表扬,拜见董家遵《中国古代婚姻史研究》(广东人民出书社1995年版,245-251页)及盛义《中国婚俗文化》(上海文艺出书社1994年版,371页)。

  (1)容肇祖.敦煌本《韩朋赋》考[A].敦煌变文论文录[C].

  (2)黄征,张涌泉.敦煌变文校注[M].北京:中华书局,1977.

  (3)周予同经学汗青[M].北京:中华书局,1959.

  (4)汪北平,夏志和.广阳杂记[M].北京:中华书局,1985.

  (5)丛书集成初编本[C].北京:中华书局,1985.

  东晋 干宝《搜神记 韩凭佳耦》:宋康王舍人韩凭,宋国商丘人也,娶妻何氏,美。康王夺之。凭怨,王囚之,沦为城旦。妻密遗凭书,缪其辞曰:“其雨淫淫,河洪流深,日出把稳。”既而王得其书,以示摆布;摆布莫解其意。臣苏贺对曰:“其雨淫淫,言愁且思也;河洪流深,不得往来也;日出把稳,心有死志也。”俄而凭乃他杀。 其妻乃阴腐其衣。王与之登台,妻遂自投台;摆布揽之,衣不中手而死。遗书于带曰:“王利其生,妾利其死,愿以骸骨,赐凭合葬!” 王怒,弗听,使里人埋之,冢相望也。王曰:“尔佳耦相爱不已,若能使冢合,则吾弗阻也。”宿昔之间,便有大梓木生于二冢之端,旬日而大盈抱。屈体相就,根交于下,枝错于上。又有鸳鸯雌雄各一,恒栖树上,晨夕不去,交颈悲鸣,音声动人。宋人哀之,遂号其木曰相思树。相思之名,起于此也。南人谓此禽即韩凭佳耦之精魂。 今睢阳有韩凭城,其歌谣至今犹存。

  容肇祖.敦煌本《韩朋赋》考[A].敦煌变文论文录[C].(PP.656-660)

  词条标签:

  V百科往期回首

  浏览次数:

  编纂次数:24次汗青版本

  比来更新:

  (2019-08-12)

  凸起贡献榜

  贞行与文才

  举报不良消息

  未通过词条申述

  赞扬侵权消息

  封禁查询与解封

  ©2019Baidu

  京ICP证030173号

(编辑:admin)
http://eyeofwotan.com/zsz/431/